封闭ing

进修ing很长时间不会冒泡

【巍澜】一家人同性之口嫌体正直(巍巍篇)

巍巍:我只是个普通大学教授,不愿加入特调处O(∩_∩)O
澜澜:沈教授,这个吧啦吧啦……你说呢
巍巍:恩我觉得吧啦吧啦……我这有资料等我给你找……我帮你……
⊂[┐'_'┌]⊃不是说不帮的……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团澜,把他带回家按在床上……咳咳,停^_^兄弟情兄弟情……
巍巍:(皱眉)疼死你算了,(转头捂鼻找药)
澜澜:( ๑ŏ ﹏ ŏ๑ )弱小可怜无助
巍巍:来吃药
澜澜:就口水……
巍巍:Õ_Õ,Σ(ŎдŎ|||)ノノ(ノ`⊿´)ノ(`Δ´)ゞ(烧水去了)
……然后皱着眉收完了家,看完了小报告,做划掉坐了一夜・_・?不是说疼死不管的?
Ps巍巍……肯定不会开灯……那么问题来了,他看啥看了一夜・_・?

巍巍:我不冷不要你还生着病呢
澜澜:你穿上(不由分说套上冲锋衣)
巍巍:不行……(象征性震一下然后……拉下衣服)
澜澜:你冻病了(我)你学生可会心疼的
……三集过了
巍巍:不行要去救媳妇……冲锋衣穿上拉好
……然后冲锋衣掉马……
原谅我问一句那件冲锋衣最后在谁柜子里(´-ι_-`)

剧透一下,掉马后 (跳步省略式)
澜澜:为了我~加入特调处呗❥(ゝω・✿ฺ)
巍巍:(直接站起)拒绝脸
澜澜:拉手按下     巍巍:克制的挣开
澜澜:答应我呗,为了世界的和平……?
第二天所有人都知道了特调处多了个顾问
……喵喵喵?・_・?昨晚我看漏了什么吗?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