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ing

进修ing很长时间不会冒泡

【巍澜】生死不弃01

“韩沉,你预约要的心理教授,我可帮你弄好了,明天下午3点半在你酒店房间,说好了啊要是这次还没有效果,你就不要……”韩沉挂断电话,沉默的坐在酒店沙发上看着不久前拿到手的资料“诶,这是谁?”韩沉拿起桌上的杂志指着一个采访报道“哦,国外留学回来的心理学博士沈巍,怎么了?”“没什么”鬼使神功似的韩沉一下子记住了这个人,沈巍……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 韩先生,您的朋友我已经放他上去了”韩沉刚刚洗完澡,接起座机听见服务生这话一愣,才想起自己今天约了人的,“嗯,知道了”随手将浴衣 系了个结后将门拉开,门口侧立着一个人和自己差不多高,体格修长,那人听见开门转过身来对他一笑“你好,我是沈巍……韩先生?”“沈……巍……”韩沉摇了摇头把自己从思绪中抽离出来“你好,我是韩沉,这边请进”沈巍走进屋子在一个小沙发上坐下,韩沉顺势打量了一下这个中外闻名的沈教授,西装笔挺修身,无论走路还是坐下,都给人一种翩翩贵公子的感觉,“沈……教授,我的情况”“你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一下”沈巍扶了扶眼镜打断了韩沉的自述“那么韩先生,我能否冒昧问一个问题”韩沉盯着眼前这人细长的睫毛微微点头“你确定,你所要寻找的人真实存在吗?先别激动……”沈巍伸手按住要站起的人“不激动?沈教授我之所以叫你来不是……”“不是听那些陈词滥调的,我知道,既然如此韩先生,我可以用另一种方法了解下你的情况吗?”韩沉被对方忽然的眨眼电了一下,别扭的的挪远了一点位子“……另一种方式?”“韩先生,知道催眠吗?”“呵,我试过了,除了一些模糊的影像其他没什么用”沈巍含笑直直看向韩沉“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
    “啧——”韩沉端着杯红酒看着窗下的群魔乱舞,不知怎的又想起在门口看见的那双眼睛,书里怎么说来着,眼里承星河万里,而且……那双眼睛给人的感觉太熟悉,但却又少了点什么,韩沉晃着酒杯走到沙发坐下拿起画笔,看着正准备添酒的服务生“不用了,你可以跟你们酒店经理报备一下,也许是你们酒店酒窖的恒温器出现了故障,红酒有一股软木塞的味道”他想他大概知道接下来该怎么画了……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