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ing

周更……准确时间不定😂

【巍澜】生死不弃07

emmmm……发现美人为馅剧版真是,够拖的😂😂,明明韩沉智商那么高,偏偏不破自己的案子,说好的执着结果就只有一次档案查找?明明忠贞于一个人却被另一个人吸引而不怀疑不查证?不看了不看了放飞自我,韩神就应该站在智商的顶端⊂[┐'_'┌]⊃

06

     自从周小篆看见韩神给老大擦脸后,办公室的气氛就莫名诡异了起来韩神原本的空调气质又往下调了好几度,除了案子也不怎么说话,好几次试图搭讪失败的小迷弟一脸八卦的凑到白锦曦身边“老大,那天你的小笼包没送过去?”“呵,呵!”“那怎么还……”白锦曦瞥了一眼周小篆“我怎么知道?反正不是我的问题,你一大男人,别总是八卦ok?”周小篆抱着资料回到座位“不知道谁因此拒绝了人家徐法医的早点邀请~”“周小篆!给我去盯游乐场监控去!”韩沉刚刚好端着水擦着周小篆的肩走进来“上班时间,少说废话”周小篆看了看空旷的办公室,和白锦曦抛了个眼神“是!韩神,老大~我走啦”
     
     白锦曦差点没绷着一本书砸过去,猪队友! 韩沉完全无视那边两人的小动作,拉开椅子坐下“那,那个,好巧啊,你也来办公室啊”“……目前这也是我办公室,怎么,白警官连这个都管?”一瞬间白锦曦觉得自己的智商白活了20多年“没,没有等会要不要去游乐场看一下?”“可以”一次简短的对话后,办公室又恢复诡异的安静,白锦曦一遍尴尬一边想套出什么,但又不好开口,而韩沉则坐在椅子上盯着桌上的一把钥匙,那是沈巍留下来让保洁阿姨转交给他的,自己不过说过一次借住不方便,喜欢这别墅的风格,那人居然就这样走的时候留给了他,韩沉仰到在椅子上,伸手挡住眼睛,他现在完全是混乱的,目前案情也差最后一步,但自己却把自己缠绕在一堆乱线里无法挣脱,按照心里的感觉,他无疑是爱着那个五年前忘记的人,可是如果自己忘记的不止一个人呢?“韩沉,韩沉你还好吗,不舒服的话……”放下手,入眼就是站在身侧伸手的白锦曦,韩沉微微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用,去游乐场吧” 
     
      刚到游乐场不久,韩沉和白锦曦便被失控的游乐设施引了过去,看着正在一步步爬上大摆锤顶端的人,白锦曦忽然觉得原来自己对他早已经不是最初的感觉,从外表到能力再到胆识和责任感,白锦曦头一次想去追随一个人,而蹲在高台上的韩沉却被一抹蓝色吸住了目光“沈巍!”韩沉加快了下楼梯的速度,可是等回到地面时,哪里还有沈巍的踪迹,“韩沉,怎么了?”“没事,陈离江呢!?”
凶手一死一逮捕归案,韩沉含着糖想起今天思思和自己说的话“韩沉,你知道吗,前几天你来我这喝咖啡的时候,你才有点人气在,几天不见又死回去了”韩沉当时笑了笑没说话,心里却早已掀起滔天巨浪,即使相识不久,自己原来真的那么在乎他吗?还是说……我和他早就认识?韩沉抬眼望了一眼正在审讯的白锦曦,那她呢?自己是不是也认识?想起多次在白锦曦面前的失控,如果是,她为什么不认识自己,还是人为操控?韩沉觉得自己踏的水越来越深,自己的失忆或许没有那么简单,那么身边的人也许也有问题,韩沉想到这毫不犹豫的让人定好了返程的车票,一切该重新查查了
     
     连环案结束后不久,白锦曦还是走进了一家土特产店,准备买一些给离开的人寄过去“唔……买多点吧”,与此同时韩沉早已踏上了回家的归程,坐在回岚市的车上盯着手机回想起泰坦里的一句话“I don't even have a picture of himHe exists now only in my memory.①”突然觉得自己挺可悲的rose失去了爱却拥有了独一无二的美好回忆,而自己呢?连自己要找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各位乘客……”听见到站提示,韩沉终于抬起头透过车窗打量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回家了……对吧?边想着拉起行李往车站外走去,而他也没有看见,不远处另一个人同样拉着行李,站在原地目送着他逐渐离开视线“韩沉……”

    “沈……教授?”听见喊声沈巍转过身,眼里的暗涌瞬间平静,嘴角扬起客套的微笑,“你好,我是沈巍”“哦,您好我是季林,叫我小季就好,局长派我来接您去报道的”季林接过行李,打量着这个所谓的高材生教授,感觉年龄不大的样子“小季,你先送我去一趟岚山别墅”听到这个名字季林不由得侧目了几分“好的,沈教授”侧头望去岚市的夜景一如既往的繁华热闹,可自己身旁早已缺少了那个人,沈巍回想起最开始的苏醒“还真是逃不掉啊”
The future is a marshy area, people got in deeper and deeper. ②

——————备注————
①我甚至连他的一张照片都没有。他只活在我的记忆里。—《泰坦尼克号》
②退路是没有了,前途是一片沼泽地,让人越陷越深。——莎士比亚

评论
热度 ( 17 )

© 封闭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