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ing

进修ing很长时间不会冒泡

【巍澜】倾尽天下15

14 前文目录

“Illusion,这几天要清洗的基地人员还剩多少”“25%”沈巍坐在窗台上伸手端过盘子里的咖啡,在这已经2天了,Mars除了刚开始外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别墅,趁此机会原本的计划已经提前不少,但速度太快可就没有什么乐趣了“恩,今天停止”Illusion闻言一愣“king恕我直言明明一切可以以更快的速度去完成这次计划”“恩,让今晚的那拨人去想办法把钱言绅掉个包,换出来的人嘛......为主子办事却被杀掉最亲近的兄弟,还被无辜的安上了分尸狂的名头,这可是一出大戏,”沈巍晃着杯子里最后一点阳光头“不是吗”“明白”

Illusion正打算退下,视线里却多了一只咖啡杯“屠夫变成了恶魔,恶魔隐于黑暗成为了被当做提线木偶,当一切都揭穿,黑暗会退去,影子依旧会存活着,以阳光的名义,开阳,在外面太久该回家了”Illusion或是说程开阳微微一晃神接过杯子“谢谢”“没必要”

等人退出去后,沈巍抬起手缓缓抓住落下的阳光“我只不过在为以后铺路罢了,总有一天你们都将是守护阳光的人......赵云澜啊,别辜负我的期望”

“赵大哥,我哥哥是没有消息吗?”沈瑶雨坐在特调处大厅的沙发上,双眼微红,脸色发白,赵云澜看着基本在这常驻的小姑娘有些头疼“放心,你哥哥绝对没事”我当然知道,沈瑶雨在内心翻了个白眼,表面的眼睛却更红了“我当时应该去接哥哥的,我去了......”“也没用”坐在一旁的秦俞离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眯起的眼睛眼里却满是戏谑,假装给人递水的空隙凑到沈瑶雨耳边轻声到“小妖,右边耳前的粉没抹匀”“......谢谢秦大哥”沈瑶雨假装低头害羞,理了下耳边的碎发,放下手冲旁边人大腿就是一掐,秦俞离,你给我等着!一边的赵云澜还纠结于刚刚拿到的资料自然也错了桌子这头的一番血雨腥风,和秦俞离坐回去后不太自然的脸色,死小妖,手劲这么大!

“秦哥,我能知道这些资料你从哪里来的吗”赵云澜看着比起之前细致详细了很多的资料有些迟疑,这些资料甚至连自己都查不到,怎么一个商人.....“赵处长,我们做生意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不过放心我交给你的资料都是走正规途径拿到的,至于方法我们周围也不全是商人不是吗?”意料之中的回答,不过现在是自己有求于人,好像确实没有权利知道那么多,确定资料是正规途径来的,就够了,当然身为人民警察的赵云澜当然不知道,某些人的“正规途径”和正常人不太一样,秦俞离面上依旧不动如风其实心里慌得一逼,妈耶,大嫂再这么怀疑下去,估计等老大回来自己就凉了,老大也真是打掩护不能找个方便透露资料的吗?要不是来之前被叫住说了一通,他还不知道老大居然用苏宁烨那个家伙的身份,啧,看他以后怎么圆回去~

不过这也是想想,要是圆不回去估计惨的还是自己,叹了口气拿起资料准备好台词“诶,赵处长你看这里.......”自己选的老大,任命吧


倾尽天下14

13  看前文的目录

“怎么样查到没有?”“老大,我们找到了沈教授的手机,但是内存卡被取走了,手机也因为长时间浸泡无法恢复”赵云澜盯着电脑上的监控录像,一遍遍播放倒回,播放倒回“......林静,正常红绿灯情况你从特调处到车站最短要多久?”“emmmmm大约从市中心大道直穿的话最短10分钟,最慢12分钟左右”赵云澜低头翻开写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本,用笔开始一点点补充“如果不从市中心大道呢?走旁边的市政路”“拜托老大,市政路很多地方不能左转还不如从善德路再转市中心大道,最慢也就14分钟的样子,不过这样就不会路过市中心大楼,那天大庆让我去接沈教授就是从这走的”赵云澜一愣“大庆!进来!”“干嘛啊,老赵,吃早点呢”大庆端着自己的小鱼干慢慢悠悠挪了进来“你要不要来点,老李头做的~”赵云澜往后一靠眯了眯眼“大庆,你那天去车站再来现场的时间,细节给我”“哦,那天你让我去护驾嘛然后我6点50就在那站着了,然后7点吧,就有个小警察拿着紧急通知让我赶去现场,我又不可能让沈老师自己回去,就打电话让林静来接班,就这样喽”大庆解决完盒子里最后一条小鱼干,舔了舔嘴“怎么,你想到什么了?”“帮我把人都叫过来”


“沈巍所搭乘的列车,到本市站台的时间是早上7点10分,但乘客正式出站台时间是7点13—14分,大庆离开直到林静抵达刚刚好赶上7点15分到达大厅去往站台,再加上沈巍在7点10分刚好给妹妹通完电话,基本排除中途作案,但监控录像显示沈巍走出列车后,并没有进入大厅或是卫生间,也就是说要么沈巍在出站时就已经被人挟持,刚好在这辆列车停靠后2分钟,有一辆在隔壁站台临时停靠的列车抵达现场”说着冲林静点了下头,得到指示后林静绕过人群开口到“而且据我们的调查,这辆列车属于直达式列车,中途只有两个临时休息点,L城和北湾,一个站停靠5分钟,最终的目的地是H山度假区,但是......我们并没有查到有任何中途上车的人”祝红盯着一脸颓然的赵云澜摇了摇头“老赵,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是我们的推想错了呢,万一沈巍根本没有下车呢?”赵云澜倒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不吭声,祝红知道这个人倔起来,还真的没人拉的住,不过才没多久老赵怎么就对沈巍这么来劲呢?


离沈巍失踪已经有2天再加上市中心的分尸案,特调处一群人忙的晕头转向,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门口老李头就冲了进来“赵处,有人找你说是什么斩魂......”“带进来,快点!”

“你好特别调查处赵云澜”“你好,秦俞离,斩魂说让我过来帮你”赵云澜打量着身前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人,混血,身材看起来是练过的,结实但不过分,恩是个好苗子,另一边的秦俞离看着眼前的未来大嫂有些感叹,多好的白菜啊,可惜被老大刨了“赵处长,现在我可以知道你们的进度吗?”“恩”赵云澜把人带进办公室,把昨天查证的资料和推测全部说了出来,秦俞离眯起眼睛看着坐在对面侃侃而谈的人,有些心痒,不过.......没这胆子,原本还以为老大的计划根本行不通才拉他来救场的,现在看着来......自己特么就是个来送资料的,自家大嫂基本推论都出来了好吗!要不是没办法查到自己手里的东西,特么现在坐在这的就是老大他自己!想了想自己安排人的拖延速度,秦俞离发现自己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巧妙地拖时间,装作随手拿起桌子上另一份资料“emmmm,赵处长这连环分尸案有进展了吗?”赵云澜一愣疑惑道“没有,怎么秦哥你有兴趣?”秦俞离抬起资料翻了两下“赵处长,你难道不觉得这次分尸案发生的地点,时间太过于巧合了吗”“你的意思是他们是一伙人干的?”“赵处长是聪明人,而我这刚好有点关于这个案子的东西”赵云澜看着对面笑得一辆纯良的人“条件?”“没有条件,这些东西在我手里一点用处也没有,宝剑赠英雄,也不算辱没了它的价值不是?”赵云澜盯着对面的人打算看出点什么,秦俞离也不回让,笑眯眯的盯着赵云澜“赵处长,我只是奉命行事,还不要让我为难”“好”


【巍澜】生死不弃15

今天放两章生死,明天放倾尽,要看前文的走目录,如果要更文提醒的小可爱留言给我,下次更文会直接@你

14

“韩沉,当年用不光彩的手段赢了你,哦,还有你的未婚妻~”“我未婚妻在哪!”谢陆看着眼前因为一句话狂躁的人笑了,“来啊,开枪啊!”韩沉愤怒的看着眼前的人,他5年前失忆的罪魁祸首之一,找到他的未婚妻是不是也就可以解开那些谜团了“她在哪!我问你她在哪!”“呵,就不告诉你”看着眼前自杀倒下去的谢陆,韩沉一愣正准备冲上去,余光却瞥见缓缓倒下去的白锦曦,心里一紧扔下枪冲过去抱住脸色苍白的人“白锦曦?白锦曦?!”白锦曦感受着身旁这人的温暖,缓缓笑了,韩沉啊,你有你的未婚妻何必再来招惹我呢.....

周小篆靠在一旁栏杆上,看着医院窗外的阳光叹了口气“这都什么事啊”回过头就另一旁自称韩沉女朋友的辛佳盯着手术室的走廊出神,周小篆觉得这条走廊真的是火葬场一般的存在,还没走开就看见自家队长跟着个白大褂走了过来,站在他一旁的秦文泷捏了捏鼻梁摇手,示意警察都退远一点,顺便十分客气地把辛佳和徐司白拉到了远处,清完场秦文泷抬手示意唠叨和周小篆过来“你们两个别乱说话,在这呆着”得到准许周小篆默默站到了自家队长后面,看着和手术室医生交谈完手术进程,进去接班的人忍不住开口“队长,那女的谁啊”“国内外知名外科手术医生沈素箐”周小篆默默琢磨了一下这位医生和自家副队的姓,再看一眼站在门前看起来像管家式的人,悄声问到“她和沈......”“闭嘴,不该问的别问”秦文泷按住身旁人好奇,直径走到那个管家身边“齐管家,这次真是我的错,我没有......”“行啦”齐管家叹了口气“我家少爷我还不知道?秦队不用自责,目前这件事除了素箐和他哥,其他人都不知道,按大少的意思这次受伤不关你们警队的事”秦文泷心底苦笑了一下,点点头“明白,那要不要......”“不用,小少爷本就不喜欢我们插手,如果他醒了,什么都不要说,如果长时间不醒我们会带他走”“恩”

刚刚醒来的韩沉,想起之前倒在自己怀里的白锦曦,心里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总觉得以前也有过这么一个人倒在自己怀里,笑着,一想起就觉得心口被人戳了一刀的感觉,想到这韩沉干脆翻身下床准备去找白锦曦弄清楚,却被施珩冷面按在床上,一番折腾后两人终于答应扶着韩沉去见白锦曦,而白锦曦却因为昏迷前听到的关于未婚妻的事拒绝韩沉探望,韩沉站在走廊上看着门内躺在床上的白锦曦和一旁的徐司白,忽然觉得有些刺眼,转身却看见急急忙忙往另一间病房走的周小篆,心底没由来颤了一下“小篆,你家老大在这间房”“诶,韩神你醒了啊,我不找我们老大”周小篆看着疑惑的韩沉,想起平日里他和沈巍的互动,心一横凑过去小声说到“我去看沈副队的,韩神你.....”“他?他生病了?”“不是!”

周小篆和旁边的人招呼了一声,拉起韩神走到最里面一间病房“你自己看”说着把人推了进去,韩神一进门就看见躺在在病床上带着呼吸机的人,心直接被推到了谷底,周小篆关好门走到床边放下手里的花“沈副队今早凌晨刚刚脱离危险期,这不秦队把我扔过来照顾”“他怎么,受的伤?”“不知道”说起这事,周小篆也一肚子疑惑“那天别墅爆炸时好像沈副队在现场,直接被轰出去的,我们找到的时候身下一大片全是血,医生说再晚一点估计人不死也醒不过来了,你说沈副队.....”后面的话韩沉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听到床上这人差点醒不过来,韩沉的心一阵绞痛,走到床边椅子坐上“小篆,你出去一下”“啊?哦,那....有事喊我啊”

等到周小篆退出屋,韩沉抬起手抚上沈巍的脸“呵,我还担心我腿伤了回来,你会骂我,结果呢?沈巍,你就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吗?”听见沈巍受伤的地方,他一下子就懂了,之前明明让他不准去的,再想起那天的大雨,这个人就这么在雨里呆了一夜?收回抚在脸上的手,握着被子下冰冷修长的手趴在床前,望着安静脆弱的沈巍,后悔和内疚一下子喷涌而出“韩沉啊韩沉,你配他这么对你吗?你配吗......”

想起刚刚在白锦曦那的闹剧,韩沉苦笑了一下,这个最关心自己的人躺在这生死未知,而自己呢却因为旧时记忆的感觉,就对一个人纠缠不清,再想起之前两人相处的种种,沈巍对他的关心,照顾,宠溺,自己就真的看不到吗?自己真的要因为以前未知的感情而再把眼前这个人送上绝路吗?感受着即使白锦曦倒在自己怀里,也前所未有的心疼与苦涩,韩沉又怎么不明白自己的心现在到底放在哪里?“沈巍,我错了,好不好,不要丢下我”真的不要再留下我一个了,5年前的悲剧我忘了,现在为了惩罚难道又要让我清醒的感受一次吗?“沈巍啊......”


【巍澜】生死不弃14

悲伤过后来放档了。。。。要全文走目录

13

“沈巍,听得到吗?”“恩”“谢天谢地,终于联系上你了,我们这边查到......”“查到韩沉在一个别墅里,是吧”沈巍卧在草丛里透过枪倍镜顶着对面的别墅“目前来说别墅周围正常,刚刚有几个人跑出来了,里面情况我不是特别清楚,但韩沉身上带伤,你们通知好医疗队”“我!!你什么时候去的!”沈巍把耳机微微拿远一点皱眉到“你说呢,把别墅主人资料说给我,不然就别废话,检讨回去给你”“......”听着耳边的资料,沈巍心底的不安越来越深“你们有查过这家香水和这起案子的联系吗?”“目前除了是在他们会场发生的枪击,其他没有”“他们出来了”沈巍看着两个相互搀扶的人咬了咬牙“我现在进别墅,估计里面有东西,他们两个现在往别墅14点钟方向走了,出来给你消息”说完也不等那边人反应直接挂断了通讯,另一头秦文泷看着被挂断的通讯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我的大少爷诶,你万一出事我得陪葬的啊”

韩沉扶着白锦曦两人一瘸一拐的往外走,白锦曦握着旁边人的手,看着他苍白的脸色不放心的问到“你没事儿吧”韩沉顺势停下把人扶到树旁撑着“这点小伤不碍事”话说出口又突然想起之前不小心受伤时,沈巍的责备,嘴角不经意划开一个弧度“不过,回去估计又得被训了”白锦曦盯着那抹笑意,胸口越发疼了起来“咳咳”“你怎么了?”感受到那人收紧的手,白锦曦默默捏紧手里带血的纸扯出一抹笑容“没什么,走吧”

另一头的沈巍刚刚潜入别墅不久就听见楼下的说话声,寻声望过去四个人,人人手里拿着铁棍,正在商量着什么,沈巍抬手拨通耳边的通讯器“大厅有人,你直接引导我走”绕过走廊房间,跟着耳边的提示直接找到机关下到地下室,刚进门就看见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实验室,以及躺在地上的朱骞,伸手探了下鼻息“没死?你要的东西在哪?”跟着耳机里的通讯找了几圈,从柜子底抽出一份资料,拍照传输后直接点火,看着资料全部烧毁后“好了,我走了”说完挂掉通讯站起身就往外赶,这时屋里的人已经走干净,沈巍端着枪警戒着走到门口,倒退着刚走出门一截距离,就被身前爆炸掀起的热浪轰了出去,感受着自己的身体被狠狠砸在山坡上,嘴里一阵腥甜“咳咳,真是......好久没受过伤了”身上的血就这么缓缓流出,也带走了沈巍身上的温度“呵,怪不得以前海星人怕流血,咳咳,这种感觉.....”随着血的流失,沈巍强撑着清醒的意识渐渐被拖入黑暗,没了踪迹,还好他已经走远了......

“喂,秦队!我们在卫星云图上发现,小白刚刚所在的位置发生了爆炸!我请求前往乌临山支援!”“你说什么!”秦文泷想起之前那人的通讯最后一句话和刚刚拨通就被挂断的通讯“好,我已经通知了急救中心开直升机过来,你们分一队人去别墅周围树林里,韩沉他们在那里!小篆你带着急救队去别墅!马上!”周小篆被秦文泷难得的失态吓了一跳“韩神在外面?那我去找.....”“听命令!速度!”周小篆一脸懵逼转过身对着身边的两人“秦队说韩神和小白现在不在别墅,在小树林徐医生你放心,我一定把人带回来!”说着扯起唠叨就往外跑“走!你去找韩神”“这么急?不是没事吗?”“不知道,秦队让我速度去别墅,都发火了,你说急不急,不过也怪了为什要去别墅啊?”

“秦队,哪个我问一下我.....”秦文泷直接打断了周小篆接下来的话“你现在跟着救援队出发,我知道你有疑问,但时间紧急路上和你说,速度走!”然后直接被塞进直升机的周小篆依旧一脸懵逼,“周小篆?秦队接过来的通讯,接着”“周小篆,你现在听清楚,等会到目的地后在别墅大门附近进行搜索,找到沈巍然后直接......”“等等!”周小篆被话里的名字吓了一跳“秦队,你说谁?!”“沈巍!你的沈副队,别废话多,找到送上直升机后你再和唠叨联系,带着下地的救援队直接过去,听明白没有!”“明白!”一旁救援队人员接过传呼机,看着一脸恍惚的周小篆关心到“小兄弟,没事吧?”“没,没事儿”周小篆消化着刚刚接收到的信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沈副队怎会会在别墅那边?刚刚的爆炸没炸到韩神,炸到了沈副队?沈副队受伤了?!!!

一下机,周小篆直接带着人奔向那片被炸的七零八落的废墟“赶紧找!”“汪,汪汪”“报告!这里发现一个人还活着!”“生命体征微弱,立刻送上直升机进行急救!”听到呼喊,周小篆直接冲过去,看着刚刚被人从血泊中抬上担架的人,以往俊美冷淡的脸上现在,是一片惨白和斑驳的血迹,低头望过去刚刚被抬起的地方一片锈红色“真,真的是沈副队......”周小篆只觉得脑子里哄得一声,那是他们无所不能的沈副队,就这么,这么.....“小兄弟?我们是不是要换地方?”“啊,是等我联系一下我的队友”颤抖着拨通号码,脑子里突然升起一个念头,韩神知不知道沈副队在这?


正常语速听力速记练习ing
重新看剧手写整理巍澜台词中,差不多两天会更一次电子版,加油^0^~
😂😂😂发现速记的字真是惨不忍睹,就目前来看巍澜台词从7开始疯狂上涨,再加上其他角色的,emmm前路漫漫啊,我的镇魂路还远

【巍澜】山河日月不过君一笑(伪结局)

自己给自己洗脑ing

“沈巍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赵云澜站在虫洞里看着在自己身前背过身的人,一把直接把人搂进怀里“去他么的再相见,沈巍,你是我的,我不管你是谁!老子看上了,就是我的!你敢走一个试试!”他不信,他不信这个上天入地的人会消散“赵云澜……”沈巍感受着身后那人的颤抖和强势,淡淡的笑了“只要是生命……”“我不听!沈巍,你答应我的报恩呢?你说的大事了结后,一切听我吩咐吗,啊!现在你给我听好,我,要,你,陪,我,不许离开,听到没有!”“云澜……”沈巍刚想开口,就感受到后颈一片凉意,一把人推开转过身伸手抚上赵云澜眼睛“云澜,不要因为我去哭,不值得……”“沈巍!我错了好不好,我以后乖乖听你话,不要离开好不好,求你了,好不好……”说着双手楼上沈巍脖子哭了起来,“沈巍……沈巍……别走好不好?”沈巍看着把头埋进自己怀里的人,一时间手足无措,他见过失望,郁闷但却挺直脊背的赵云澜,见过他的坚韧和自信,而如今那个意气风发的赵云澜就这么缩在自己怀里哭的像个孩子,自己真的错了吗?一万年的执着自己真的放得下吗?赵云澜趁着沈巍一瞬的迟疑,毫不犹豫一掌劈晕,抹了抹脸上的泪“哼,我堂堂镇魂令主,世界选中的救世主,还救不了你?”
等再有意识后,沈巍首先看到的就是趴在床沿补觉的大庆“我这是……”“你醒啦!老赵!沈教授醒啦!”“……云澜?”沈巍看着从门口冲进来的人,一脸茫然“我这是?”“哦,我跟人做的交易,还是原来的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交易?赵云澜!你又去干什么了!”大庆看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忍不住插了话“那个,沈教授我们家老赵什么人啊,那是一张嘴走遍天下好吗,放心吧,他屁事都没有,还得了个长寿的命~”沈巍闻言眉头舒缓了几分,但依旧盯着赵云澜不放“赵云澜,我要你的解释”赵云澜摸了摸鼻子发现好像确实混不过去了,走到床边把大庆直接扔了出去,一个翻身跨坐上床“我发誓,什么都没有~你之前骗了我这么多,还瞒着我这么多,怎么还不许我瞒你一次?”这回沈巍直接胀红了脸“别闹,下去”“我不~”赵云澜弯腰把自己和沈巍拉得更近“除非你亲我一下~”“别闹,有人在”“没人在就行对吧~大庆出去把门口的一群给我领走!”看着关上的门,赵云澜转过头“亲一唔……”
生死劫后,巫山云雨,春色无边,窗外的阳光下,一切都还在继续,生命不息……

我到底为什么发不出来?一天不同同一篇文章给我feng了10次 不明白,好气哦😡😡,有小伙伴看完告诉我为啥吗 @举世无双. 谢谢小可爱的梗,后面7张是分图,如果第一张看得清的小可爱就可以不用点了
……第11次?

【巍澜】生死不弃13

12

一直被锁文的气愤😡生死13,因为12删减过一点前提概要,在思考要不要补回来

一次惊心动魄的抓捕后,黑盾组唯一的收获就是放在琴盒里的一张“邀请函”,表示如果韩沉,白锦曦两个人不单独自己来参加cs的话,报名被选拔的人都得被狙击,由于本次威胁对象直接上升到了警方内部人员,公安方面对此事可谓相当重视,但身为主人公之一的韩沉,盯着从里面上锁的沈巍办公室有些头疼“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这么倔呢”

话说自从接到邀请函后,沈巍就一直申请单独先行潜入真人cs地点,但每一次都被韩沉堵了回来,直到有一次韩沉爆发了“沈巍,沈副队,你别胡闹好吗!”“我胡闹?韩沉,你要知道这个局一但成功,你们参加真人cs的人会死多少吗,啊!”沈巍拎着韩沉的衣领把人按在墙边“这个人他就没想过而退,他就是个疯子,一个失去生活意义的疯子!你要怎么和他斗?你告诉我,恩?”看着对面越逼越近的人,韩沉把人往后一推,扣住一只手再反压回去“这也只是我的事,我是副队长,别忘了沈巍,你也是,再说,那些只是你的心理侧写和推测,我 不 信!”然后在办公室一群人目瞪口呆中,沈巍直接挣脱禁锢,一个反身把韩沉拍到了墙上“可以,你要去,我不拦你,但同样你也拦不住我”说完利落的转身走回办公室,然后……然后韩沉就再也没有机会和对方说上一句话,“哎,真是,回来再道歉吧”
“韩沉,你怎么样?还能走吗?”白锦曦看着韩沉腿上被捕兽夹划开的口子,手忙脚乱的拿衣服给他止血,韩沉看着眼前这女孩苍白的脸色安慰似的揉了揉头“放心吧,我没事,小伤而已,走吧等会天黑山间路就更不好走了”一群人在山里兜兜转转,打算找一个避雨的暂住地,忽然在山头观察的人大喊了一声“前面有房子!”,随着他所指的方向过去,是一栋山间别墅,古老的巴洛克式风格,给人感觉就是电影里的鬼堡,“那个有人吗?我是是路过的想借宿一宿……难道没……!”“你们是干嘛的”“借,借宿”

吃完饭众人被领进一见大房间,各自划分地盘休息补觉,“韩沉,你撑得住吗?”白锦曦拿毯子盖在刚刚敷了药的韩沉身上,平时高傲神气的人就这么脆弱的躺着,白锦曦突然有些后悔,如果韩沉没有来冒险,或许就不会这样了吧,想着想着她突然又想起刚进房间时刘助理的警告“不要晚上随便出门吗?不过这里住的到底是什么人啊,神神叨叨的”“不管是谁都不要放松警惕”“诶,韩沉你醒啦~”韩沉慢慢坐起来,看了周围一眼“今夜估计也不太平”,不过……韩沉把目光投到外围已经寂静的山林,他总觉得沈巍不会善罢甘休,这么大的雨别出事才好
其实自从韩沉上山不久,沈巍就不远不近的坠在了后面,一路下来,他看着韩沉和白锦曦相谈甚欢,看着韩沉受伤后的相依相靠和照顾,突然觉得自己就是跑来找虐的,刚刚处理完跟上来的孤狼,沈巍找了颗树靠好,淋着雨休息起来,他担心韩沉浸过水的伤口,伤口发炎可不是小事,可他有没办法做些什么,不过……唯一的收获就是他大概知道杀手是谁了,能护一次是一次吧,估计回去得去写检讨给老秦了

【巍澜】倾尽天下13,

12 

    “赵处,赵处!”“又出新案子了?”汪徴看着已经把自己埋进资料堆里的人,无奈摇摇头“赵处,沈小姐刚刚打电话说……”“哪个沈小姐?”赵云澜从资料队里冒出一个头“沈巍的妹妹?我不记得我最近有……”“他说他哥哥失联了”“你说什么!”赵云澜猛的冲到汪徴面前“你再说一遍!谁失联了?!”

“赵,赵大哥,我联系不到我哥了,怎么办啊,呜呜……”赵云澜头疼的看着坐在沙发上拼命擦眼泪的姑娘,“那个瑶雨,你先别哭啊,你再想想你哥最后一个电话跟你讲了什么”沈瑶雨接过祝红手上的纸擦了把鼻涕“就说他已经快到站了,不久就到,让我不用来接他,他自己会回来,还说有什么包裹的要寄回来……”“包裹?什么包裹?”沈瑶雨被赵云澜一吓,差点自己呛到自己“咳咳,说是给你们查到的资料,赵嗝—大哥,你们没有……”“我靠!这群王八蛋!”突然想起今早的尸检报告的赵云澜现在弄死对方的心都有了“汪徴去吧他们全部叫来我办公室,让林静直接去办公室查沈巍的行程监控,祝红你让几个人在这里看着沈小姐”沈巍啊沈巍,你千万别出事儿啊

     沈巍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手脚被镣铐铐住住,腰上也被人用锁链拴在床上,不过很明显活动空间比手脚大很多,保持着现在的姿势,沈巍大致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很大,欧式风格加上地中海元素,整个房间除了自己躺的床就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和一个柜子,地上由余光看来应该是铺了地毯还没打量完,大门就被推开来“哟,我的缪斯,你醒了”闻声望过去,心里默默点头,恩人对了“自我介绍一下,Mars,亲爱的你可以叫我M,毕竟你是那么的完美,我的缪斯”沈巍确定对方身份后头一扭不打算回话,Mars看着对方淡定自若的样子,心里的欲望更加强烈了“沈巍,是叫这个名字吧,你知道吗,我之前一直想要的是你的赵处长”看着床上那人蓦然转头后的愤怒,Mars舔舔嘴唇欺身上去“哦,亲爱的,有没有人说过,你发火时的眼睛很美”正打算低头亲上去的时候门口传来门口却有人传话“Mr.m!有紧急文件!”Mars动作一顿,又打算亲上去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更大声的一句话“Mr.M,供应商要见您!”听到供应商Mars眉头一皱“该死!”说着快步起身向外走去,中途还不忘回头调戏一把“美人,我的缪斯,乖乖等我,回来后我保证会让你感受到人生最美妙的滋味”说完快步走开,顺便留下个人看守,听吩咐关门时Illusion忍不住看了里面一眼,刚好遇见对方坐起投过来的眼神,轻轻一点头后默默关闭了大门锁好,果然是皇帝不急太监急,emmm这样说自己好像不太对……
送走了对方沈巍干脆解开锁链,起身活动活动筋骨,这里没有摄像头以及窃听器已经被处理过了,他也不担心会暴露什么,转悠了一圈回过身,趴在床边在里面地毯里找到一个切口,探手进去拉出一个隐形耳机,和一张磁卡“全区通行证,啧,能弄到这个,业务能力还算不错”按计划算,Mars再回来应该就是后天早上,再进这个房间的时间这就要看他身边的人能拖多久了,不然他不介意让Mars提前死一个,反正后面有他没他都一样,把自己扔进床里,沈巍盯着天花板默默出神“也不知道赵云澜什么时候才会来?”

没过几分钟,爬起来站在窗边的沈巍,目送着被逼得火急火燎上飞机处理事务的人离开,勾唇一笑“那么,支线游戏也该开始了”

就在这个不知名的夜晚,鲜血染红了这栋别墅的后院,一批尸体被运走,一群人又悄悄潜了进来,等进来的人换好衣服打扫完现场时,站在二楼的“恶魔”早已经不见了,一切又恢复了原样,该被锁在房间的人依然在里面,巡逻的岗哨依旧按时换班,什么都仿佛没有发生……毕竟,时间还长不是吗?
  


【巍澜】情不知其所起

赵云澜什么时候动的心?
或许是在第一次相见后的点点滴滴
沈巍什么时候动的心?
或许是那个夜月下递过来的棒棒糖

少年不识愁滋味,一见倾心,他坚守承诺,所以他去找他,他想明白自己的心,所以他去找他,楼下一眼,他确认这是他动心的人,是他要守护的人,甚至以命换命在所不惜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他喜欢他的照顾,所以他赖上了他,他不放心这个人,所以他陪伴着他,刀下的一句值得,他承认他沦陷了,再回万年,月下单纯立下的誓言,他承认,他离不开了,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
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
皆非情之至也

Emmmmm……手机写短文上瘾 ,晚上回到家,拿到电脑就补更倾尽和生死